首頁 > 韓文學習情報 > 韓文學習情報 > 【韓文學習】韓語文字起源「看」的暴力性(下)

【韓文學習】韓語文字起源「看」的暴力性(下)

高麗時代文字起源說

我們在前面提到訓民正音起源論,總共約有十說,如果我們先摒除普遍不受到韓國當地學界所接受的第六種「高麗時代文字起源說」,即申景濬(旅庵,1712-1781)《韻解訓民正音》內所主張,訓民正音的韓文字體是和高麗時代文字有關連。以及缺乏證據假設的第十種「諸如其他起源說」,即言「訓民正音」起源自西藏文字、八里文字、或者是契丹文字等二說,可以看到十種起源說幾乎有將近一半的起源都跟「看」連結上。

即《訓民正音》‧〈解例篇〉:「正音二十八字,各象(人體發音器官之形;筆者註)其形而制之。」(第一說)、《世宗實錄》內,世宗25年12月記載「是月上親製諺文二十八字,其字倣古篆」(第二說)、以及寓含著義理象數的「天地人」說(第七說)、鄭樵「起一成文」起源說(第九說),以及德國學者,P. Andre Eckardt2所主張的「像古代窗戶形狀說」(第八說)。

當然,如果就上述提到韓語文字符號的起源,諸如受到哪國文字影響,或者是學習中國古篆、制字原理,或是具有「象徵意涵」的義理說,針對這其中的一個小題目,恐怕是寫上一兩本專著也探求不完。但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起源說,並非是對韓文字體創立的最根源之追問,因為我們還可以詢問,為什麼在創制韓文文字符號時,字體要像人體發音器官而創出字來呢?而非像漢字的象形字,乃是針對世界萬物形狀畫起形來,甚至還搭配起形聲、指示、會意、轉注、假借等等,其他創字原理呢?又可問,朝鮮時代創立韓文字體時,為何不是學習甲骨文,而是學習起古篆呢?

但是,若是我們觀察這些「起源說」它們之間的聯繫時,令人驚訝的是,在「訓民正音」出現時,視覺性的「看」就佔了很大的比重。換句話說,比起漢字、日語創立時,韓文倚重「看」的威力更勝於兩者。

因為單就《訓民正音》‧〈解例篇〉:「正音二十八字,各象(人體發音器官之形;筆者註)其形而制之。」的言論,我們就可以看到韓文創造的過程,是一種藉由「看」而創造出來的符號,而且還是「內視」的暴力性。

人體發音器官如何被看到?

在受到儒家文化「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影響的朝鮮時代,如何出現這種類似「人體(口腔)解剖學」(anthropotomy)的描述文字,即「像人體發音器官」而創造出韓文字體呢?若跟西方奠定內視人體解剖學的維薩里(Andreas Vesalius, 1514-1564),於1543年出版的《人體的構造》(De humani corporis fabrica)一書相比,訓民正音內「各象其形而制之」,對於人體的器官解剖的觀看,還足足還早了一百年。

繼之,二就P. Andre Eckardt的「像古代窗戶形狀」說,也同樣使人意識到韓文創立時,「看」的倚賴性。

稍微有接觸過韓語的朋友都知道,當我們在寫作韓文字體時,以左右上下對稱為主。就筆者看來,這左右上下對稱方式(寫作韓文字的方式共有九小類),如下:

▎左右對稱方式

一、子音字形加母音字形:

如下字:

ㅂ+ㅣ=비

ㅂ是子音字形,ㅣ是母音字形。兩個韓文形加在一起,而成「비」的韓文字形。

二、子音字形+母音字形+子音字形(收尾音),有兩種情形:

「有一個子音字形當作收尾音」,如下字:

ㅁ+ㅏ+ㄹ=말

ㅁ是子音字形,ㅏ是母音字形,ㄹ是一個子音字形當作收尾音,三個形加在一起,而成「말」的韓文字形。

「有兩個子音字形形成收尾音」,如下字:

ㅎ+ㅏ+ㄾ=핥

ㅎ是子音字形,ㅏ是母音字形,ㄾ是兩個子音字形而成的收尾音,故是四個形加在一起,而成「핥」的韓文字。

三、(不發音子音字形)+母音字形+子音字形(收尾音):

如下字:

ㅇ+ㅏ+ㄴ=안

ㅇ是不發音的子音字形,ㅏ是母音字形,ㄴ是子音字形當作收尾音,故是三個形加在一起,而成「안」的韓文字。

四、(不發音子音字形搭配)僅有母音字形:

如下字:

ㅇ+ㅣ=이

ㅇ是不發音的子音字形,ㅣ而是母音字形,故是兩個形加在一起,而成「이」的韓文字。

▎上下對稱的字形

一、(不發音子音字形)+母音字形:

ㅇ+ㅜ=우

ㅇ是不發音的子音字形,ㅜ是母音字形,故兩個形加在一起成為「우」的韓文字。

二、發音子音字形+母音字形:

ㄴ+ㅜ=누

ㄴ是發音的子音字形,ㅜ是母音字形,故兩個形加在一起成為「누」韓文字形。

三、(不發音子音字形)+母音字形+子音字形(收尾音):

ㅇ+ㅜ+ㄴ=운

ㅇ是不發音的子音字形,ㅜ是母音字形,再加上ㄴ的收尾音,而成為「운」韓文字形。

四、發音子音字形+母音字形,+子音字形(收尾音):

ㄴ+ㅜ+ㄴ=눈

ㄴ是發音的子音字形,ㅜ是母音字形,再加上ㄴ的收尾音,而成為「눈」韓文字形。

上面的九種韓文字形的擺設法,幾乎窮盡當代韓文的寫作方式;且單就字體「正正端端」的擺設,就可見其對稱性的「看」在創造韓文字時之重要性。

訓民正音創立時代,「看」是極為重要的。這就如同《DISCOVERY》評為「韓文是最科學的書寫系統」(the most scientific system of writing)一般。

「科學」從某個角度強調的是「實驗」,需要「量化」的數據。易言之,它必須要被可見化,進而被檢驗。「科學」一詞,講得不僅僅是韓語內的拼寫結構與方式,更深層地是凸顯出韓文被創立時,強調的「可見性」。

儘管之後許多著名的語言學家都極力誇讚韓文文字,如P.Andre Eckardt評價韓文:「若我們從一個國家的文字來測量這個民族的文化的話,我可以說,使用韓文的韓國民族,是全世界有著最高水準的文化民族。」英國語言學家Alexander Melville Bell言:「在地球上,最科學的語言就是像人體發音器官創作出來的韓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Gari Ledyard於《1446年韓國語的改革》一書內,提到「韓文是世界文字思想上,最進步的文字,而韓國國民應該以此為驕傲。」英國的Geoffrey Sampson也於1985年他所寫的《文字體系》(Writing Systems)一書內,同樣認為不僅是韓國人,連全世界的人類都應該肯定,韓文是最具獨創、偉大,以及資質的拼音文字。

或者如同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大學的語言學教授Robert Ramsey,在《韓國的拼音法》一書內,不僅是極讚韓文是文字史上最偉大的發明,訓民正音在文字史上獨特的地位之外,也特別評價「世宗大王是位理想、精神性的存在,所以才能創造出如此偉大的訓民正音韓文體系。」

又諸如漢堡德大學Werner Sasse教授,評為「世宗大王在15世紀就完成了在20世紀的音韻理論,換句話說,世宗大王當時的成就,已經超越當時的時代足足有五百年之久。」以及荷蘭萊頓(Leiden)大學教授兼語言學家Frits Vos,與美國Jared Diamond教授在《正確的筆記》一書內,也評為韓文是「世界上最合理性的文字,韓文是人類在講話的反射鏡;且因為韓文書寫、結合方式簡單,也使得韓國國內文盲人數最少。」5等,甚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獎勵世界各國掃盲功勞者的年度大獎,設為「世宗大王掃盲獎」,因為世界語言學家們都高度肯定世宗所創制的朝鮮文字之科學性與易學性,有利於掃盲。

上述這些優秀的前輩學者都極為讚嘆韓文之創立,但若我們先擺開「價值判斷」,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並沒有把創造韓文字體的視覺的「看」提升到最原初的問題與追問,因為他們都忽略了在創造韓文時——韓國人的意識結構。

且經由我們分析韓國人意識結構,言及到「訓民正音」在創立時,比起漢字、日語創立時,「看」的威力、倚賴性更勝於兩者,而這樣「看」的暴力,也就連結到筆者所揭露出來的,特別操心「他人的目光」當代韓國人的生存樣態。

而這樣的樣態,搭配著發達的被害意識,仍然繼續發酵在21世紀的韓國人身上與社會文化體內。

文章來源:udn專欄